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 > 旅游产业 >

凯撒旅游消费人次大量减少 多项财务数据存疑

2019-06-22 11:28编辑:旅游帮人气:


  凯撒旅游2016年以来不仅营收增速在不断下滑,且归母净利润增速也是个位数,2018年时甚至出现了负增长。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经营业绩表现下,其营收和采购方面数据依然是存在较大数据差异的。
  随着人们的消费水平提高,对定制旅游的需求也是越来越旺盛,而随之而起的是一批新形态的旅游公司出现,A股上市公司凯撒旅游恰恰就是其中一员。
  翻看凯撒旅游2016年以来的财报,可以发现其近年来在消费人次大量减少下,不仅营收增速不断下滑,且归母净利润增速也只是个位数,2018年时,甚至还出现了负增长情况。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经营业绩表现,凯撒旅游仍将大笔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而非投入到业务运营之中,对于这一点,交易所还对其下发了问询函。虽然针对交易所问询,公司在6月20日进行了回复,但《红周刊》记者在梳理凯撒旅游这几年年报时发现,该公司营收、采购等相关财务数据若从财务勾稽角度分析,则相互之间是无法匹配的,存在较大数据差异。
  净利润出现下滑,消费人次大量减少
  定制旅游服务这一业务听上去非常新颖,前途也看似一片大好,可翻看主营业务方向自2015年以来就发生改变的凯撒旅游的经营业绩情况,似乎与想象中的发展结果并不一致。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营收分别为66.36亿元、80.45亿元和81.8亿元,同比增长了34%、21%、1.67%,2018年的同比增速近乎停滞。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2.21亿元和1.94亿元,增速分别达到3.3%、3.82%和-12.03%。仅从数据表现来看,凯撒旅游主营业务虽然转型为定制旅游服务,但其归母净利润却几乎没有太大的增长,在2018年时还甚至出现了下滑。为什么凯撒旅游的经营没有想象中那么风光,是何原因所致?
  翻看凯撒旅游财报,可发现公司的旅游服务分为三个部分:公民批发、公民零售、企业会奖,其中,公民零售是营业收入的大头,近两年占比均为57%左右,除此之外,公民批发占比在15%左右,企业会奖占比在13%左右。《红周刊》记者对凯撒旅游披露的公民批发、公民零售、企业会奖2017年和2018年的销售金额和消费人次进行核算,发现公民批发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费3374元、2018年消费3674元;占比最重的公民零售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费6632元,到了2018年提升至7318元;而企业会奖2017年平均每人次消费6333元、到了2018年下滑至5830元,减少约500元。
  由数据结果可以看出,在凯撒旅游的旅游服务中,除营收占比在13%左右的企业会奖出现单价下滑外,而其余的各项业务单价均是有所上升的,尤其是营收大头公民零售每人次消费甚至增加了700元。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营收大头公民零售每人次消费大增下,凯撒旅游2018年的营收却近乎停滞、归母净利润甚至出现了下滑。
  从披露的数据来看,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应与其消费人数的下降是有较大关系的。资料显示,公司2018年比2017年旅游业务的消费人次共减少约85000人。细分来看,在各项旅游服务中,除企业会奖业务2018年增长了11736人之外,公民批发、公民零售分别减少了约39329人和57314人,营收的重要来源分别减少约4000人和57000人,显然这一变化对凯撒旅游来说影响是巨大的。也就是说,虽然人均单价提高了,但消费人次却大大减少了。这意味着,未来凯撒旅游要在“降低价格增加消费者”和“提高价格减少消费人次”之间选择,然而这对于凯撒旅游来说,无论选择哪一个都是个难题。降低价格增加消费者可能会对其毛利率以及高端市场定位造成负面影响,而提高价格又可能面临着消费人次的大幅降低,进而对其整个营收都会产生不利影响,显然这两种选择对于凯撒旅游来说都需要反复斟酌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凯撒旅游2018年虽然大部分业务单价都有所提高,但其相应的营业成本单价也随之提高,导致了公司2018年毛利率并未因业务单价的提升而出现大幅变化,2016年至2018年依然维持在18%左右。
  翻看凯撒旅游的营业成本,营收占比在15%左右的航空和铁路配餐业务的各项成本有所上升,而占比在85%的旅游业务中,各项营业成本只有地接费同比上升了4.87%,其余旅游业务的营业成本(包括大交通费、签证费、境外餐费及门票、其他费用)都有所下降的。当然,旅游业务的营业成本虽然大部分下降,但若计算其平均单价,则营业成本仍是在上涨的。按2017年、2018年分别有1250735人次和1165828人次消费公司的旅游项目来核算,大交通平均每人次营业成本由2505元提升至2654元,增加148元;地接费平均每人次营业成本由1953元增至2198元,增加244元;签证费平均每人次由130元增至135元;境外餐费及门票由159元增至160元。
  这种数据上的变化说明,在定制旅游线路向高端调整下,虽然消费单价有所提升,但营业成本单价也是在同步提升中,进而也意味着凯撒旅游在2018年并未因大幅提高每人次的消费单价而赚个盆满钵满,仍挣了个辛苦钱。
  此外还需要注意的是,凯撒旅游2018年的销售费用是在不断增长,达7.22亿元,同比增长16%。其中,职工薪酬和广告宣传费都大幅增长,职工薪酬2017年为2.44亿元、2018年为3.1亿元,平均每位销售人员的工资也由10.2万元增长至11.9万元左右。此外,广告宣传费2017年为9847万元、2018年也增长至1.17亿元。然而,即使凯撒旅游2018年在销售人员和广告宣传上都砸了大笔金钱,可消费人次仍然大幅减少了85000人,既然这样,如此多的销售费用投入是否合适,就需要好好掂量了。
  大买理财大笔借钱
  除以上问题之外,凯撒旅游2018年的资金利用问题也遭到证监会问询。凯撒旅游2018年用大量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理财产品和利息期末余额就达到9.18亿元,但是就在大量购买理财产品的同时,凯撒旅游仍存在大笔借款,短期借款7.15亿元、应付债券6.97亿元、长期应付款中的抵押借款期末余额1.12亿元。凯撒旅游并未公布借款利率和理财利率,但从财务报表来看,2018年的利息费用为1.27亿元,而投资收益中的理财收益仅为1550万元。若借款产生的利息费用远远高于购买理财产品的收益,为何不先将资金用于还款而是购买理财产品呢?
  此外,凯撒旅游还在问询函中披露了其短期借款等资金利用情况,可发现其7.1亿元的的短期借款多用于日常经营、支付上游采购款或者购买原材料。但与此同时凯撒旅游2018年货币资金期末余额还有高达15.27亿元,再加上购买理财产品的9亿元左右金额,公司为何不用这一大笔钱来用于日常经营、支付采购款呢?宁愿支付高额利息来借款用于日常经营令人不解。从财务报表中看,凯撒旅游2018年银行存款等资金获得的利息收入仅有3554万元,收益也远远低于1.27亿元的利息支出,此行为实在让人迷惑。
  营收数据存较大疑问
  除了上述的疑惑,结合公司近期发布的2018年年报和之前两年的财报,《红周刊》记者在核算凯撒旅游的营收方面相关数据时,发现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不太正常。
  财报披露,公司2016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了663601.01万元、804531.86万元和817962.09万元(见表1),其中国内营收分别为640422.67万元、777757.79万元和790447.44万元,考虑到国内营收增值税(6%税率)因素的影响,其含税营收总和大约为702026.37万元、851197.33万元和865388.94万元。
  从凯撒旅游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来看,这三年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666862.44万元、835657.22万元和895713.47万元,此外,2016年至2018年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15354.09万元、10403.1万元和-6305.65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这三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分别达到了651508.35万元、825254.12万元和902019.12万元。将这三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勾稽,则2016年和2017年含税营收比收到的现金要分别多出了50518.02万元、25943.21万元,2018年现金收入比含税营收多了36630.18万元。理论上,这些差额应该体现在当年的应收款项新增或新减上,即2016年、2017年应收款项应该相应增加5亿元、2.6亿元左右,2018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减少3.66亿元左右。
  可事实上,在这三年的资产负债表中,凯撒旅游2016年至2018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67175.65万元、109365.68万元和106679.02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分别增加了30590.47万元、42190.03万元和-2686.66万元。很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或减少的金额明显不同,其中,2016年有约1.99亿元的营收没有相应债权数据支撑,而2017年和2018年则多出1.62亿元和3.39亿元的应收款项没有相应数据支撑。
  此外,2016年至2018年,只有2018年披露了有33.72万元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但即便考虑这个问题,仍无法解释上述较大的数据差异的。
  大额采购支出不明
  除了营收方面相关数据出现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凯撒旅游2017年、2018年的采购方面数据同样是存在较大金额异常的。
  财报披露了凯撒旅游2017年和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及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其中,2017年为185024.02万元和28.05%,2018年为266678.12万元和39.81%(见表2)。由此数据,可推算出采购总额分别为659622.17万元和669877.22万元。若考虑6%增值税率影响,则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699199.51万元和710069.85万元。
  在2017年、2018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674473.86万元和762539.64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13464.33万元和8944.28万元影响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687938.19万元和753595.36万元。将这两年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勾稽,则两者间相差了11261.32万元和-43525.51万元。理论上,这差额部分金额将会体现在2017年和2018年应付款项的减少或增加上。
  可事实上,这两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95403.73万元、82767.55万元,分别相较上一年新增了25344.65万元和-12636.18万元,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金额并不相符的,分别存在13083.33万元和30889.33万元的数据差异。
  若考虑到这两年的固定资产原值、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原值的增减情况,即2017年、2018年这几项之和分别为61070.75万元、65931.79万元,当期分别新增8047.25万元、4861.04万元,而同期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2597.31万元、6202.79万元。则2017年和2018年的应付款项还应减少4550.06万元、1341.75万元。然而,即使我们考虑到这部分减少金额,仍无法解释采购数据与应付款项之间的差异。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ldlvyou.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临湘召开五个贫困村旅游产业扶贫总体规划评审

临湘召开五个贫困村旅游产业扶贫总体规划评审